网络收藏:[凤凰知道] 国家的心病:从道歉开始反思文革

发布时间:2013/8/21 17:56:50 热度:162
分享到:
导读: 第79期凤凰新闻客户端编辑:阮洋【导语】8月20日,网上出现陈毅之子陈小鲁反思文革的道歉信,他在信中表示,“作为当时(北京)八中学生领袖和校革委会主任,对校领导和一...;

201308211228405753_iifeng_320.jpg

第79期

凤凰新闻客户端编辑:阮洋

【导语】8月20日,网上出现陈毅之子陈小鲁反思文革的道歉信,他在信中表示,“作为当时(北京)八中学生领袖和校革委会主任,对校领导和一些老师、同学被批斗,被劳改负有直接责任。”向“曾经伤害过老校领导、老师和同学”郑重道歉。

类似公开向文革受害人道歉的,今年还有山东的刘伯勤、河北邯郸退休宣传干部宋继超、湖南的温庆福、山东的卢嘉善、福建的雷英郎等。

文革过去几十年后,是什么促使今天已近暮年的人们公开道歉?该以什么样的眼光来看他们?

201308211228402124_iifeng_320.jpg

●“违反宪法,侵犯人权的非人道主义行为不应该以任何形式在中国重演!”

“那是一段不堪回首,但要终身面对的日子。”67岁的陈小鲁在这次刊出的公开信中说,自己“想借网络向他们表达我的真诚的道歉”。

信中,陈小鲁提及促使自己道歉的社会原因和自己对现实的担忧:“目前社会上出现了一股为文革翻案的思潮,我认为如何解读文革是个人自由,但是违反宪法,侵犯人权的非人道主义行为不应该以任何形式在中国重演!”

十大元帅之子的道歉,让今夏吹起的“文革道歉风”更猛了一些,而山东老人刘伯勤可以说是这股“道歉风”的“始作俑者”。

201308211228416586_iifeng_320.jpg

6月,这位当年的红卫兵登在媒体上的道歉广告,称自己“时因年幼无知,受人蛊惑,又个性愚顽,善恶不辨,参与批斗学校师长……”在广告中,老人忏悔,“垂老之年沉痛反思,虽有‘文革’大环境裹挟之因,个人作恶之责,亦不可泯。”

“不光是‘文革’,在任何社会里,做这些事都是不对的。不对的事,就应该道歉。通过这次道歉,我觉得心结算是基本解开了。这个解开,不是说人家原谅我了。是我应该给你说,但没有机会给你说的,现在我说了,让你看到了。从这个角度上说解开了。”刘伯勤后来如此评价这次的广告道歉。

201308211228382635_iifeng_320.jpg

●道歉是为积淀多年的“心病”赎罪

在一位经历“文革”的老人看来,这股“道歉风”与大家对“文革”的反思积淀了许多年、但媒体上呈现并不多有关。一位研究者则表示,几年前不会想到,每个人都该为“文革”时犯过的错误忏悔,这种认识会得到这样广泛的赞同。

事实上,刘伯勤的公开道歉促使了不少患有“文革心病”的人站出来,他们把自己这种“清算自己”的举动归因于“赎罪”,比如61岁的北京文化研究者王克明,以及他找到的那32位“文革”忏悔者。

1971年,王克明到陕西余家沟下乡,这个19岁的知青由此迸发了“革命的激情”。在随后的“一打三反”运动中,王克明殴打了大队书记谷志有。

近些年,王克明开始反思,并决定找更多的同时代者,征集文章,编撰一本名为《我们忏悔》的合集。他说,“从私下道歉,到个人发表文章反思,再到一群人集体忏悔,是知青一代对于自己‘一刀一刀更深的解剖’——‘才是知青宿命的结束’。”

王克明说, 32位老人的忏悔让他看到“这是一代人共有的伤痕。”

“我觉得啊,像我们这种公开的道歉,有一点是共同的,就是自己过不去这个坎,老觉得对不起别人,要不说出来过不去,而且越看到有人公开道歉越过不去。”一位不愿意再具名的老人曾对《中国青年报》说。

201308211228391530_iifeng_320.jpg

●“选择性失忆”和沉默的大多数

不过,包括王克明在内的编撰者们也逐渐发现,这一代人中有不少人始终与遗忘及沉默斗争着。

“文革”研究者王友琴在大量访谈中发现,“文革”亲历者普遍存在着“选择性记忆”的状况,“如果一个时期的记忆过于痛苦和羞耻,往往会出现心理性的失忆”。

在约稿的数年间,共有十余位作者拒绝了王克明的约稿请求。长期的斗争经历让他们害怕“犯错误”或“惹麻烦”。

有一次,王克明找到67岁的老人卢晓蓉,对方却愤怒地回应:“我是受害者,为什么是我们忏悔?”

201308211228382650_iifeng_320.jpg

事实上,少数派的坚持与多数人的遗忘不仅使双方产生分歧,还导致了下一辈对于历史的漠视。

近30年来,“文革”研究者王友琴经常会收到一些90后孩子的邮件:“我的父母从不告诉我,‘文革’时家里发生了什么,你能告诉我吗?”而在2012年6月6日,武汉华中师范大学的毕业生竟身着“红卫兵”服装,手拿“红宝书”、脸带微笑地在校园里拍摄毕业照。

201308211228429646_iifeng_320.jpg

●四十载后对文革的恐惧仍在

“‘我们’仍是少数,”王克明说,“真正的道歉与和解尚未到来。”对于部分人的沉默,学者徐贲曾指出,对历史过错的道歉,目的不是追溯施害者的罪行责任,而是以全社会的名义承诺,永远不再犯以前的过错。

可悲的是,现实却多次让徐贲“事与愿违”,近年来,不仅网上不断出现支持“文革”、怀念“文革”的观点,而且现实生活中也出现了与当年“文革”批斗行为性质相近的恶性事件,比如反日游行中的打砸抢烧行为。

201308211237555662_iifeng_320.jpg

“我问我的孩子文化大革命的事情,他说不知道。其实现在的很多的年轻人都不知道,于是在砸车事件时,西安有人把司机从车里揪出来打,这跟爱国没有关系,如果不让现在年轻人了解文化大革命,了解红卫兵的暴动带来的灾难,再发生暴乱的时候,大家还是会呼的一下起来,大家会觉得拿砖头砸玻璃是件过瘾的事。”导演冯小刚在一次文艺界别的小组讨论上说。

冯小刚在2012年11月的《锵锵三人行》节日上就曾说,“再搞文化大革命的可能性特别大”,“再来文化大革命可不是像过去的时候给你拐一牌子掘着你斗你,这一次我一定把你弄死,我让你翻案我让你翻不了案,而且我觉得对现在的很多人来说,他是有快感的。”

“你们就等着吧,你看看,就是抗日再过两天如果没管就转成抗富。然后就冲到你们别墅区里头,把你们家砸了,把你的东西拿走了。”

201308211238107757_iifeng_320.jpg

●道歉警醒人们不忘历史警惕历史

越来越多与当年“受人蛊惑”的刘伯勤一样参与批斗的人以及研究文革的学者把这次的“道歉风”归结为社会对历史、对“文革”遗风甚至对人性的担忧。正如巴金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倡议建立“文革博物馆”时所言,“脱下面具,掏出良心……只有牢牢记住‘文革’的人才能制止历史的重演,阻止‘文革’的再来”。

这次刊文道歉的陈小鲁说,文革是个“令人恐惧的时代”,自己的道歉太迟,但必须道歉,“没有反思,谈何进步!”

201308211237554349_iifeng_320.jpg

陈小鲁们四十多载后的忏悔到底能为中国带来什么?《南方都市报》8月15日社论这样写道,这场迟到的“文革”忏悔是“为整个社会、国家与民族清除‘毒素’”。

“没错,历史已经翻过了那沉重的一页,国家与时代都在发展,发展到甚至后来者已经对那段过往的记忆足够模糊的地步。于浩劫的亲历者而言,记忆渐渐成了煎熬,成了挥之不去的梦魇,那些印有时间刻度的画面,尽管变得斑驳,但画面中所显现出的对文明的破坏、对人性的扭曲以及全民道德的失守,只因为从未真正直面并表达忏悔,时间越久,负累会越大。”

“现在应该以真相换和解,为这种深入的讨论与反省尽可能地创造更宽松的社会氛围,是国家与国民共担的责任,义不容辞。”

201308211228422595_iifeng_320.jpg

事实上,参与清“毒素”的不仅有“文革”忏悔者,还不乏当年的受害者,甚至当下一些高级别的官员也曾透露自己的对社会上遗留的“文革毒素”的担忧。

在“文革”中曾被宋继超抄家的同事张琼英的儿子曾对媒体表示,“‘文革’突起,泥沙俱下。有人被裹挟,有人被欺骗,有人被煽动,有人却是昧了良心。我们现在再次提起‘文革’,不是因为怨恨,而是为了反思,为了警醒。”

不要忘记前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其作为国家总理的最后一次记者招待会上也意味深长的话——“文革”的错误和封建的影响,并没有完全清除。


(凤凰新闻客户端编辑:阮洋)

一个让你脸红的私密事,微信:nanshiface,脸红也加哦

每日谜题:断案如神包大人每日谜题:断案如神包大人

觉得还不够 到搞笑图片首页 zcqdl.com 看吧!!!

分享给好友:
你还可以这样阅读糗事
欢迎进入移动阅读时代
官方微信
  • 官方微信
  • 微信扫描二维码,
    获取更多糗事
打开微信扫描即可
微信账号:isaoniancom
得力于移动互联网与社交网络的迅速发展,我们提供几种阅读途径供您随时随地看搞笑图片
官方微博
  • 新浪微博:
  • 腾讯空间:
上一篇: 下一篇:
所有推荐均撷取自网友的智慧言辞,仅出于传递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站声音。(试试键盘左右键o(∩_∩)o )

搞笑图片分享

Top

推荐搞笑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