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收藏:狐揭秘:间谍男扮女色诱并生子

发布时间:2013/8/16 16:00:20 热度:280
分享到:
导读: 您能想象,两个成年人相识、相恋、肌肤相亲,断断续续生活了17年,有家庭、有儿子,然而那个丈夫居然始终不知道自己的“妻子”其实也是一名男性么?如果这样一桩奇案,又和...;

您能想象,两个成年人相识、相恋、肌肤相亲,断断续续生活了17年,有家庭、有儿子,然而那个丈夫居然始终不知道自己的“妻子”其实也是一名男性么?如果这样一桩奇案,又和间谍战、好莱坞大片和主流媒体聚焦关联在一起,就更引人瞩目了。

这就是曾轰动全球的“时佩普间谍案”,这桩尘埃落定22年的案件每每在几乎被世人遗忘之际,因一本书、一部电影或一些因缘际会而重新被提起。6月30日,年已70岁的“女主角”时佩普因心脏病在巴黎去世,重新勾起了这段尘封的神秘历史。

“姐弟恋”

即使是一个正常的中国女生,和一个正常的法国大男孩,在上世纪60年代的中国北京相恋、结婚,也是件非常特别、甚至非常危险的事件。1964年,圣诞节前两天,北京的一次涉外招待舞会上,一件这样危险的事看似就要发生。

男主角伯纳德-布希科(Bernard Michel Emile Paul Boursicot),虔诚的天主教徒,1944年8月12日出生于法国中部布列塔尼地区的瓦恩(Vannes)镇,1年前才辍学参加工作,刚刚从阿尔及利亚调到北京,在法国驻华使馆当一名最低级的雇员——会计记账员,此时年方20。

女主角自称叫时佩普,时年26岁,身材小巧玲珑,相貌清秀,有人说她是北京一个副部级干部的亲戚,也有人说她其实祖籍山东,总之她的家庭一定有什么不寻常之处,因为她居然会说法语,虽然说得结结巴巴,但在那个年代已如凤毛麟角。此刻她青衣扮相,刚刚完成招待外宾的演出。

50922005_302_1000.jpg

布希科本来是和一名英国女伴同来的,那个女伴是英国驻华代办处的秘书,对他颇有些好感,但此刻年轻的布希科显然已被时佩普所深深吸引,他凑过去搭讪,并递上一张写有自己地址电话的纸条。

时佩普似乎并不在意这个嘴巴没毛的老外,顺手将纸条递给身边女伴,感到自尊心受伤害的布希科劈手抢过来,并告诉她,这张纸条只给一个人,如果对方不要,那就撕掉。

不知是否被这特别的表达所打动,总之两个人开始了隔三差五的交往,理由么,是那个年代几乎每一对在中国的跨国恋人所用滥了的:学外语。

值得一提的是,自那次舞会之后,时佩普便一直以男装扮相出现,然而布希科坚信,对方是个值得自己追求的东方女性。这对年轻人不久便跨越友情界限,成了一对如胶似漆的恋人,1965年5月,两人同居了。

三个月后,时佩普告诉布希科,自己怀孕了,这让布希科感到既兴奋又紧张,两个年轻人整天商量“应对之策”,却没有一个可行。不久时佩普让布希科相信自己已经流产( 专题访谈咨询) ,不知该伤感还是释怀的布希科很快1年合同期满,由于工作表现平平,他并未获得续约,不得不离开中国,临行前时佩普告诉他,自己又怀了身孕。

自幼憧憬旅行的布希科此后辗转了多个国家,但无时无刻关注着中国的爱人,1966年秋,正在巴西公干的他接到时佩普一封信,信中用《悲惨世界》小说中的词句写道“一个加弗罗什在期待寻得自己的父亲”。布希科兴奋莫名,他明白,这是暗示自己已经有了一个儿子。

布希科觉得自己有责任照顾好这母子俩,因此他竭尽所能寻找再回中国的机会,1969年9月,他终于如愿以偿地回到北京,仍在法国驻华使馆工作。他很快找到了时佩普,但并未见到自己的儿子,据说这个长得太像外国人的孩子被送去乡下,以免在文革特殊氛围中遇到不测。由于遍布“警惕的眼睛”,这对情人根本无法厮守,只能一周一次在大街上相会,无非是长凳对坐,无言相守而已。

1972年春,就连这样的幸福也不能持续下去,他再次失去了合同,不得不离开中国,直到此时他也未见到自己的儿子,但他发誓一定要见到。

1973年,他以游客身份再返北京,终于见到了7岁的儿子,儿子金发碧眼,很像他也很粘他,对他带去的新奇礼物感到好奇和兴奋。

次年他在法国有了一位同性伴侣,名叫蒂埃里-图雷(Thierry Toulet),两人过起了“夫妻生活”,这让布希科感到,那位中国情人更像一名“前妻”,但他对儿子的思念却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愈益强烈。

1975年他被派往法国驻乌兰巴托使馆,在那里他和时佩普母子重新恢复了密切联系,他给母子俩寄各种必需品和钱,隔三差五就找借口去中国探望。

这样的关系维持了差不多4年,1979年,他再次丢了工作,回到法国,重新和图雷共同生活,时佩普母子暂时从他生活圈中消失了,但几年后,时佩普再次联系到他,出于对儿子的责任感,布希科以“家庭团聚”为由申请二人来法,1982年9月,母子俩来到巴黎,和时佩普团聚,像一家人那样生活,布希科十分喜爱儿子,甚至带着他去老家看自己的父母,在祖父母的建议下,儿子的名字由母亲所起的“时嘟嘟”,变成了十足法国味的贝尔特兰-布希科(Bertrand Boursicot)。

如果故事就此结束,这不过是个烂俗的爱情肥皂剧,谁也没想到,好戏才刚刚开始。

安能辨我是雄雌

1983年7月,法国警察突然出现在这对夫妻面前,将他们两人逮捕并送上法庭,指控两人犯有间谍罪。

布希科对这一切似乎早有准备,他对指控供认不讳,称自己在乌兰巴托任职时,的确向中国方面泄露过使馆信息,但目的是为了保护爱人和孩子,使他们不至于因“里通外国”而在文革中遭到更多迫害。原本检控方指控的间谍案主犯是时佩普,指称她利用美色蓄意勾引外国使馆人员,为中国间谍机构服务,但布希科予以否认,他自称是自己主动要求提供情报的,而且由于中法关系良好,他所提供的不过是法国通讯社、报刊的文章,或上呈大使的剪报副本,谈不上“叛国”。

时佩普同样否认自己是间谍,是“蓄意勾引外交官”,但她的理由却让全世界都震惊了——她根本就不是女人,而是一个男人!

51845526_302_1000.jpg

完全被惊呆了的布希科根本不敢相信这个可怕的现实,他固执地认为,是检方和警察在说谎,在故意打击他的意志,迫使他认罪。6个月后,当他和时佩普当堂对质,对方用冷静的口气证实自己是男人时,他仍不肯相信,直到一份医学报告放在他面前,他才彻底崩溃,并企图割喉自杀未遂。

医学报告同时证明,贝尔特兰-布希科既不是布希科、也不是时佩普的儿子,而只是个有新疆血统的中国孩子。戏剧性的“不辨雄雌”一幕不但让严肃的间谍案变成荒诞爆笑的花边肥皂剧,而且让检方原本的起诉依据也不得不重新调整,最终两人在1986年5月5日双双被判处6年监禁。

673375159_302_1000.jpg

1987年4月,时佩普被当时的密特朗总统特赦出狱,自此定居巴黎,深居简出。而布希科则在坐了49个月牢后被假释,1989年,他成为一名厨师学徒,从此过起普通人的生活。

布希科曾感叹这段奇缘,称“当时觉得是个多么美好的故事,可惜结果并非同样美好”,当有人认为,他被时佩普所欺骗时,他叹道“被欺骗总比骗人好些,我只遗憾事实不是我想象的那样”。

喧嚣争议复归平静

尽管几位当事人都刻意保持低调,但好事者终究不会放过这个离奇的故事。

美国广播公司著名新闻女主播芭芭拉-沃特斯首先咬住他们,安排了一次对两人的共同采访。然而不论是布希科或时佩普都不愿直面对方,于是沃特斯只能分别和二人对话,这场被称为“两个自说自话者的独白”的采访轰动世界,却也埋下了许多至今揭不开的谜团。

法国作家罗杰-法利高是更执着的挖掘者,1990年,他和别人合作了《中国特工处》一书,将这件悬案描述为惊天大阴谋;2008年中,中法关系趋冷,法利高的应时之作《从毛泽东时代到北京奥运的中国秘密机构》,又以大篇幅重提这段往事,并坚持甚至渲染当初自己的论断。

最著名的要属电影了。1994年美国导演大卫。柯南伯格将这段往事翻拍成电影《蝴蝶君》,尊龙所扮演的“女谍”,其双重人格给人以深刻印象。

在结案后的最初几年,法国、美国的大学和业余剧社经常上演由这段故事演绎的话剧,小报更是连篇累牍,喋喋不休,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事情渐渐被冷落,直到今年7月1日,时佩普死讯传出,才再次惊动了世人。

这个事件中有诸多疑点。

首先,18年的交往,布希科如何会不知道对方是男性?

在沃特斯的采访中,布希科称时佩普用剧照和“梁祝”故事暗示,自己是女性,只是从小被家人当男孩子养,并让他“保守秘密”;而时佩普则坚称自己从未骗过他,“也许是自己法语不好,表达不清楚所产生的误会”。两人有过肌肤之亲,更“生过孩子”,可这也未能让事情穿帮,对此两人都闪烁其词,宣称是“东方的羞涩”让两人在亲密接触过程中始终保持“节制”所致,而一些小报和谣言则绘声绘色地渲染时佩普的“东方奇功”。

布希科在认识时佩普前,在阿尔及利亚有过一次异性性行为,不可能缺乏起码的性知识,但他本人有长期同性恋倾向,甚至在承认并资助时佩普母子的同时,与男人图雷以夫妻相称并同居,因此许多人怀疑,其实布希科并非不知道对方是男人,但由于特殊的性取向而不肯自拔。

但时佩普的说法也存在很多问题:即使真如他所言,“从未告诉对方自己是女人”,那么伪装怀孕、生子又作何解释?难道他想说,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女人能生的孩子,男人也同样可以生出来?

其次,“间谍案”的真相究竟为何?

法国检方指控时佩普受中国情报部门指使,色诱外国使馆人员,骗取情报,她的“儿子”是中国情报部门从新疆找来的;罗杰。法利高则绘声绘色地宣称,布希科通过时佩普和中国“秘密警察头目”康生直接接头。布希科则称,他是主动提供情报,且情报是直接交给时佩普的,目的是“保护母子俩免受红卫兵迫害”。而时佩普则否认自己是间谍,声称只是为了获得更好生活才和布希科交往,而对情报问题闭口不谈。

据资料显示,布希科所提供的,主要是关于中苏对立期间蒙古的外交政策走向,以及蒙美关系等方面的剪报、通讯、报道,属于级别较低的机密,按照布希科自己的供词,这一活动系1969年9月开始,他并未见到过中国情报机构的什么大人物。而从情报成色看,也的确配不上让康生出马的档次。

当时流传的另一种说法则是,布希科其实本是法国的情报人员,结果被中方用美人计弄翻,最后成了双重间谍。

也有接近时佩普的人透露,时佩普其实头脑并不如人们想象的复杂,她最初同意和布希科交往,是以为布希科这个“使馆财务人员”是“使馆大干部”,而理由则是“连大使都要问他领工资”,也许事情原本再简单不过,这个头脑简单的人为了在文革中自保并且过得好一些,便编造了各种离奇的谎言,骗得对方寄钱、寄物,最终如愿以偿移民法国。

但这种说法有个最无法解释的疙瘩:孩子。如果是贪小,在那个特殊年代,杜撰一个混血孩子,并以单身母亲身份养上10多年,其付出并不比得到的少。

不仅如此,时佩普声称孩子是她托邻居马大夫弄来的,并支付了3000元人民币,在1966年,这笔钱相当于一名科级干部6年的薪水。

由于《蝴蝶君》和法利高那些耸人听闻书籍的渲染,如今的人们几乎很难分清那些是真实的,那些是艺术的或虚构的,比如有人绘声绘色地宣称见过布希科,并称此人仍深爱着中国,并高呼“毛主席万岁”;《纽约时报》则在1988年4月10日称,时佩普被法国驱逐出境,在中国“神秘消失”;一些记载称布希科和他的“儿子”感情深厚,其子“时嘟嘟”并不理会时佩普,反倒曾恳求记者们“别过分取笑我的父亲”,而另一些记载则称,“时嘟嘟”直到最近,还一直和“母亲”时佩普共同居住在巴黎。

是耶非耶,转头成空,随着时佩普的去世,昔日的悬案搅起一池春水,又注定会在毫无头绪中,迅速被世人重新遗忘。对于还健在的几位当事人而言,恐怕只有下面的两句诗,最能概况他们的心情: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一个让你脸红的私密事,微信:nanshiface,脸红也加哦

每日谜题:断案如神包大人每日谜题:断案如神包大人

觉得还不够 到搞笑图片首页 zcqdl.com 看吧!!!

分享给好友:
你还可以这样阅读糗事
欢迎进入移动阅读时代
官方微信
  • 官方微信
  • 微信扫描二维码,
    获取更多糗事
打开微信扫描即可
微信账号:isaoniancom
得力于移动互联网与社交网络的迅速发展,我们提供几种阅读途径供您随时随地看搞笑图片
官方微博
  • 新浪微博:
  • 腾讯空间:
上一篇: 下一篇:
所有推荐均撷取自网友的智慧言辞,仅出于传递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站声音。(试试键盘左右键o(∩_∩)o )

搞笑图片分享

Top

推荐搞笑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