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收藏:新闻杂谈 (第20期):微信民意

发布时间:2013/7/14 13:21:38 热度:512
分享到:
导读: 所有大众媒体呈现的民意都是如此一边倒,在早前一项由新华网发起的调查中,甚至有九成网友表示“若微信收费将不会继续使用”。就算是终于明白了运营商只可能向腾讯收费,而...;

  所有大众媒体呈现的民意都是如此一边倒,在早前一项由新华网发起的调查中,甚至有九成网友表示“若微信收费将不会继续使用”。就算是终于明白了运营商只可能向腾讯收费,而并非直接向用户收费,但反对者仍然认定,这笔费用一定会被转嫁到消费者身上——所以,垄断的中移动、联通、电信仍是恶之根源。

  专栏作者:徐达内

  一、一己之私


习近平和夫人彭丽媛同培尼亚和夫人合影。

  第一夫人仍然是市场化媒体编辑不愿遗漏的画面焦点:从预报博鳌论坛开幕之时起,“习近平出席”后面就一定会跟上“携夫人彭丽媛”;放在过往几届,南方都市报应该没那么大热情刊登中国国家元首的常规欢迎仪式,可如今大半个封面就是为了对比呈现两对伉俪的风采;嫌从央视截屏中裁出彭丽媛坐在丈夫身后聆听演讲的专注神态还不够,搜狐还要借首页标题中再当一回时尚星探——“彭丽媛佩蝴蝶结(图)”,并配发《外交官揭秘彭丽媛出访着装:功劳要归于其本人》;当网易首页展示《网友制彭丽媛萌版卡通图》时,新浪已率先推荐中共中央党报学习时报的评论《“第一夫人”外交的角色与作为》,定题为“中央将彭丽媛出访定位公共外交可行”。

  当然,头条还是不能这么花边。从昨天午前起,五大门户会同人民网、新华网、央视网,一并在首页最上方展示习近平在在博鳌亚洲论坛开幕式上的演讲内容,其中尤以那句“不能为一己之私把世界搞乱”为重点。

  根据新华社所发布演讲实录,首次以国家主席身份出席博鳌论坛的习近平呼吁“同心维护和平”:“和平犹如空气和阳光,受益而不觉,失之则难存。没有和平,发展就无从谈起。国家无论大小、强弱、贫富,都应该做和平的维护者和促进者,不能这边搭台、那边拆台,而应该相互补台、好戏连台。国际社会应该倡导综合安全、共同安全、合作安全的理念,使我们的地球村成为共谋发展的大舞台,而不是相互角力的竞技场,更不能为一己之私把一个地区乃至世界搞乱。”

  这话是说给谁听的?习近平在央视直播画面中话音刚落,时政观察者就开始在微博论坛上猜测。再加上当天早晨五大门户均重点展示外交部部长同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通电话那句“不允许在中国的家门口生事”,人们普遍认定,这些话都是针对在过去一周里似乎箭在弦上的朝鲜半岛局势而说,是对金正恩“一意孤行”的警告——@新周刊昨天下午转发“金正恩作势欲按下核按钮”的外媒封面设计,配上的点评正是“不能为一己之私把世界搞乱”。

  核危机陡然升级是从上月底朝鲜宣布切断与韩国最后保留的军事热线、并针对韩国进入“战争状态”开始。如果说一开始,包括中国媒体在内,多少是将朝鲜新闻主播的疾言厉色当作“嘴炮”一般的虚张声势,并没有给予多少显著版面,那么,在《朝鲜作战地图意外曝光,疑似准备袭击华盛顿》、《朝鲜重启曾关闭的反应堆,年钚产量可造一枚核弹》、《韩媒称朝鲜两枚中程导弹运至东海岸,已上发射架》等一系列新闻接连放出之后,人们惊觉,那个小胖子似乎真的比他父亲更狠,更“初生牛犊不怕虎”。

  于是,昨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已经需要面对“朝鲜日前要求包括中国驻朝鲜使馆在内的驻朝使团和国际机构明确‘有事时’疏散人员计划。中方对此有何评论?目前有无撤馆计划?”的提问了。而洪磊也只能答:“当前朝鲜半岛形势不断紧张升级,中方对此表示严重关切...据我了解,目前中国驻朝鲜使领馆运转正常。”

  刊发这份《中国驻朝使馆运转正常》的声明,以及《韩媒称朝10日前后或发射导弹》的推测之余,新京报今晨勇于用社论把话挑明。在这篇得到搜狐凤凰首页推荐的《莫在朝鲜半岛制造紧张空气》中,就是引用“不能这边搭台、那边拆台”说,劝告“求解朝鲜半岛局势之钥匙,负责的态度不是借题发挥、火中取栗,而是在于各方本着建设者的姿态参与到维护和平的事业中。尤其是朝鲜一方面,应尽快悬崖勒马,回到谈判桌上来。”

  环球时报倒是没把习近平的批评对象定得这么绝对,网站头条《外电解读习近平博鳌论坛演讲,猜“一己之私”指谁》,正是其封面文章节选。五大门户齐齐将之荐于首页顶端,标题定为“外媒:习近平‘一己之私’讲话针对美朝日菲”,网易搜狐更是已经主动去掉另几个嫌疑对象,直接定义“似在警告朝鲜”。

  凤凰网辅以专题《中国对朝须“当断则断”》,再谏“半岛战云密布,中国高层到当断则断之际”。其实,环球时报上周末也这么劝过,而且是说出了“中国也应继续高喊半岛无核化口号,但只要我们不再认真追求它,就会一下子轻松不少。中国的战略目标应变成争取半岛不发生大的战争”。

  这可能是胡锡进总编辑埋藏许久的心里话了。这篇3日发表的社评《朝核几近失控中国需增强应变力》承认在宁边核反应堆重启之后,“朝鲜核问题几乎完全失控”:“在朝鲜半岛冷战格局不破的情况下,做到让朝鲜弃核已相当渺茫...中国要保证自己不是半岛新战争的第一拨以及最大受害者,只要真正做到这一点,我们虽然对调控局势束手无策,但第一拨受害者当中很可能总有危急关头紧急刹车的,中国未必就不能对半岛危机‘无为而治’。”

  然而,毕竟不能真的坐视不管。今晨,环球时报又由南开大学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杨雷宣布《半岛局势降温,朝鲜需要个台阶》:“笔者建议,中国可继续对朝鲜施加必要的制裁措施,但这种压力不应造成朝鲜国内局势的极端恶化,而是让其深刻意识到外界援助的重要性和中国对其支持的战略意义。这种压力或将推动朝鲜设法从韩国那里寻求经济援助与关系缓和。在这样的条件形成之后,中国下一步就需要劝说朝、韩两国单独在北京举行双边或三边对话,为朝鲜寻找到一个台阶下。”

  二、微信激辩

  在其他有关博鳌论坛的微博话题中,@点子正率领“自干五”正在抨击@潘石屹贴出自己骑自行车参会被武警阻拦的照片是“装叉”,而公知们则正在为@任志强炮轰“住建部部长的话不可信,房价不会降”而喝彩——即使你不想掺和进这场旷日持久的立场之争,你的手机里总有可能也装着微信吧,那就欢迎进入另一场论战。


微信之争

  这不,@洪晃ilook正擎着最高领袖的口号等着你:“习主席说不能为了私利把世界搞乱了,这点中国确实做到了:我们缺钱就把工资压低赚人口红利;把江河污染了给别人提供廉价产品;最后,人家缺钱了我们慷慨解囊,我们是全世界的雷锋啊。求求大大,我们还是谋点私利吧,中国人老苦老苦的,好不容易有个免费的微信也要开始收费了,咱不当国际雷锋成不?”

  洪晃这话是要说给以中移动原董事长王建宙为代表的“红顶商人”们听的吧。昨天下午,首先是一幅王建宙与腾讯总裁刘炽平在圆桌讨论休息室里对坐聊天时的图片引发唏嘘,微博用户普遍认为两人一倨一恭即能说明事态, @封新城点评这是“官家与民企的标准坐姿”,连自称“从不用微信”的@王婵cherie也要说,“看到这张照片就一股无名火!”

  既然是无名火,那王刘二人的发言在互联网上的各自遭遇也就不难猜测了。根据主办方官方账号@瞭望的摘录,腾讯总裁刘炽平重申“我们坚决相信微信不应有额外收费。因为用户已在流量上付了基础费用。事实上,全球其他市场经过讨论和热议,至今没有类似微信这类应用产品需要用户付费,我们相信能通过这一产品与运营商找到共赢点”,而王建宙则感叹“OTT是否收费是世界性难题”:“OTT服务的确带来了运营商的网络服务任务加重问题,现有收费无法平衡其成本,这种情况在很多国家出现,OTT提供商是否应分摊成本目前是世界性难题;总体而言电信运营商与OTT提供商应是合作共赢关系,同时兼顾用户利益,通过协商降低成本。”

  OTT,这个用来代指“互联网企业利用运营商的宽带网络发展的业务”的专业名词,经过半个多月来的激辩,倒也普及了不少。只不过,像王建宙那样对运营商的同情和理解没能普及开来,根据@瞭望昨天下午宣布的微博调查结果,只有9.8%同意“运营商提供网络,可向腾讯收费”,71%认为“不该收费,腾讯尚未从中赢利”,19.2%认为“只要向用户免费,其他与我无关”。

  所有大众媒体呈现的民意都是如此一边倒,在早前一项由新华网发起的调查中,甚至有九成网友表示“若微信收费将不会继续使用”。就算是终于明白了运营商只可能向腾讯收费,而并非直接向用户收费,但反对者仍然认定,这笔费用一定会被转嫁到消费者身上——所以,垄断的中移动、联通、电信仍是恶之根源。

  哦,还有工信部,恶之根源的根源。继工信部长苗圩表态运营商收费有合理之处后,4月2日,证券市场周刊又声称,从接近工信部决策层的知情人士处获悉,“微信收费是肯定,但具体如何收费还在斟酌研究中”。

  与民意匹配,绝大多数为此发言的评论员也都站在了工信部和运营商的对立面,指其垄断、落后、保守,并在清明小长假后再作一轮井喷。4月4日就已发表专栏作者马光远之作《微信收费将损害中国互联网国际竞争力》,南方都市报昨天再请律师阮子文来一篇《从微信收费看决策者的法治思维》:“我们在众多反对者的声音中,似乎也看到了普通消费大众的无奈与垄断者的霸道,还有政府决策者对公众权利的漠视与傲慢。”

  京华时报今天则以反讽语气发表头条评论《微信收费叫不醒装睡的垄断者》:“腾讯微信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网传微信三种收费传言不实。‘微信x分/条’、‘费用包月可用q币支付’、‘收费但转发该信息可免费’等说法均为捏造...上述三种方式,均为直接针对用户收费。如今腾讯声明这些传言不实,那么一旦收费的话,很可能采取的方式是对微信运营方收费,而对用户暂时免费。就算这样,最终也难以避免腾讯通过其他途径把成本分摊给用户...既然这已涉及重大公共利益,有关方面就不能关起门来单方面决策,而必须在收费前向公众说明理由,并通过合法程序进行听证公示。否则,这不仅涉嫌不正当营利,还将是一种赤裸裸的掠夺行为。”

  而在晶报作者汤嘉琛看来,用户的弱势,只是“微信收费”事件中的第一重弱势:“第二重弱势,体现为腾讯公司的弱势。在很多人眼中,拥有3亿多微信用户和8亿多QQ用户的腾讯,实质上已相当于中国的第四大运营商,这样一个强大的公司,理应与“弱势”这个词绝缘。但在最近这场风波中,腾讯公司的处境其实非常尴尬...在某些垄断巨头和政府部门面前,要想不被它们踢出局,它也不能说‘不’...第三重弱势,体现为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弱势。微信被认为是中国互联网公司设计的最具创新意义的产品,也是能在海外取得成功的寥寥可数的产品之一。不可否认,随着腾讯商业帝国版图的拓展,微信确实给一些传统的强势企业带来了危机,但如果因此面临‘被收费’的厄运,无异于开创了一个危险先例。如果任何成功的产品以后都要被收费、被扼杀,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创新动力又在哪里?”

  新华社背靠博鳌圆桌的介入更是得到关注,多有媒体昨夜今晨转载这篇《“微信收费”之争,民意如何彰显?》。

  电稿中,首先要追究“误读,还是误导”:“半个月以来,关于微信收费的解释、推断、乃至收费版本等各种消息甚嚣尘上,鱼龙混杂,加深了群众的猜疑。事实上,从开始宣扬计划、拟向用户收费,到辩解称‘用户不会承担过多费用’,众多‘杂音’的背后,到底是相关方面的刻意误导,还是消费者的误解呢?‘微信之争实为企业之间的利益分配,采取收费的形式试探民意也是一种所谓的公关‘技巧’。’海南省公共关系协会副会长代红认为,与受到冲击的短信、语音业务相比,电信运营商引发争议的背后‘绝非收钱这么简单。’”

  那么,有多复杂?马光远的观点在这里也得到引用:“微信收费之争是利益之争,微信受热捧直接损害了三大运营商的商业利益...所谓‘微信占用信令资源导致网络通信瘫痪’只是运营商‘赤裸裸的借口’。”

  揭开三大电信运营商类似业务——例如飞信——在微信冲击之下溃不成军的伤疤后,新华社记者不仅呼吁“垄断不能成为技术创新的障碍”,还要转达对“公共服务如何更加敬畏民意”的建言:“博鳌亚洲论坛的一些嘉宾认为,此次‘微信收费’争论中,运营商一方面举着‘市场经济’的牌子要求收费,另一方面又急于引入‘政府干预’,给‘收费’贴上‘合理’标签,这是对政府管理部门监管能力的考验...‘对于这样的民生关切,有关方面‘放风’‘试水’是不负责任,迟迟不做正面回应同样是不负责任。’海南大学校长李建保说。”

  其实,这家中央媒体的倾向早在三天前那篇《“微信收费”之争:逐垄断小利还是取创新大义?》的标题中就已体现,而更直白的唾弃更体现在配发评论《微信成本之争:靠收费破解“世界性难题”?》中:"三亿微信用户,确实增加了网络服务的负荷。然而,用户并非免费使用服务,而是支付了不低的流量费。再对微信等应用收费,就好比上高速时已经交了一遍‘过路费’,上路了又被告知还要再收道路“占用费”,属于明显的重复收费...奇怪的是,移动QQ也已使用多年,占用的信令资源并不比微信小,为何放过QQ而要对微信收费呢?恐怕还是因为微信威胁到了短信、彩信甚至语音通话等运营商的主要财源。”

  新华社算是代言了“几乎一致”的反对声和动机推测,不过,要谈专业问题,另一家官办媒体显然不怵,而且,早在3月26日就已用同一种比喻为据:“在话音业务为主要流量的时代,大家都是规规矩矩地在正常车道行驶,没有人走应急车道(信令通道),而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丛林法则中成长起来的互联网服务商信奉的是‘法所不禁即为可行’...这是一个很恐怖的景象,会严重占用运营商的信令通道。就好比车流已经很繁忙的环路上,每辆车每2~3分钟上一下应急车道,这就是一个交通灾难事件。”

  这种强调“信令通道本是专线专用”的声音,当然只有在人民邮电报上才能得到更多发表机会。而且,早在3月22日,这份隶属于工信部的媒体即曾由记者理直气壮地反问《向OTT服务商收费,有什么不可以?》:“收费并不是‘无理要求’;网络中立不等于免费;在业务和应用领域的正面较量则是一个市场要前进和发展的重要动力”。

  其实,虽然是以服务白领小资为主的市民报纸,但北京青年报现在倒也愿意承认公众确实有些误读,“微信收费”确实是一个与消费者没有太大关系的商务纠纷。只不过,也还是要说一声,那是因为“羊毛出在羊身上”的思维。

  评论员李星文写道:“微信用户至少在一段时间内是没有被收费之忧的,他们是冲着一个并不存在的威胁表达了愤怒。然而,这在很大程度上也怪不得用户,他们作为移动、联通产品和服务的经年消费者,有着不明不白掉进‘坑’里而无力抗争的经历,他们的不满情绪来自辛酸体验,闻收费而觉危险临近是正常的应激反应。换个角度想一下,明明是运营商和服务商之间的收费纠纷,网民为什么轻易站在了腾讯的一边?移动、联通等巨头也委实该检讨一下自身的服务质量和民望了。”

  此时此刻,同样在呼吁各位讨论者“多一分理性,少一分鼓噪”还有人民日报。根据这篇《让“微信收费”之争回归市场》的说法:“如果真正静下心来,认真分析事件的来龙去脉,其实,这只是一个简单的商业问题:运营商要腾讯交钱,腾讯不想给,用工信部部长苗圩的话来说,就是‘市场的事’。但问题在于,中移动以网络压力的大义,把官司打到工信部,逼腾讯就范;而误读此事的媒体则把超过3亿用户拉入漩涡,把一个企业之间的利益分歧复杂化,最终演变为一场激烈的公众事件。”

  明白民众普遍的诘问是“运营商天天收我们的流量费,你凭什么重复收费”,也曾在微博里高呼“电信运营商要向腾讯学习”,但听过了昨日博鳌热议,最高党报现在似乎与新华社的态度已经有了分歧,更多的是反对“大加讨伐”:“我们需辨别的,更应该是运营商的收费是否合理:它是为了扩大垄断利润,还是为维持自身发展的不得已?这是决定它是否应该收费的关键...由于数据量暴涨,移动互联网产生的流量已经令运营商的网络陷入重负,从而不得不增大网络成本,如果按照过去的流量费价格,就将因价格‘剪刀差’逐渐陷入收入越多、亏损越多的困局。”

  刘远举早就明白,“微信收费”背后不只有技术、商业、市场逻辑,还有政治。他在经济观察报发表的文章,继续将工信部作为最大靶子,并获财经网首页推荐:“从反垄断法下的市场逻辑出发,即使三家运营商有着强烈的收费意愿,都不可能付诸实际行动。于是,这里就出现了微信收费的第四层逻辑,政治逻辑。正如世界上的逻辑分为逻辑和中国逻辑,在中国,企业也分为一般企业和国企...三家国企寡头在上级行政管理部门的领导下,针对一家下游企业搞价格联盟,居然还毫不避讳、光明正大,吊诡的一幕就这么发生了,这难道不是一件咄咄怪事么...从这个角度看,对微信的收费,无非是中国当下现实中,政治权势消弭国企竞争,占据更大利润的又一个例子,不过是国进民退大戏中的一幕小小高潮。”

  这位作者在自已的微博上反复提醒@奥卡姆剃刀来读,是因为对方身为通信专业博士,早就公开鄙视了“不懂技术的意见领袖讲良心”,从技术角度出发,声明“无论是运营商还是互联网商,没有一家是活雷锋,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奥卡姆剃刀的文章曾经发表在虎嗅网,昨天,这家以报道IT动态为主业的博客类站点,试图以《七个问题,厘清“微信收费”始末》,来场终极总结,并获凤凰网易同在首页转载推荐——署名作者王云辉,供职于在博鳌召集圆桌讨论的瞭望杂志下属财经国家周刊。

  显然,作者很明白这是趟浑水,不仅混杂利益纠葛,还掺和爱恨情仇,所以开篇即要声明“本文是尽可能不带任何偏向,站在绝对中立的角度来解剖问题的,拒绝各种黑”。

  第一个问题就是“向谁收费?这个关键问题被混淆了”:“开始,在谈到这个问题时,工信部部长苗圩的透露的信息,是‘运营商希望向微信收费’,但在随后的网络上,这个说法被大量地解读为了‘运营商正要求,让微信以后进入收费模式‘...当3亿用户的权益被裹胁进入这个漩涡时,整个事件的性质就已经发生了变化。”

  叹息中移动“遮遮掩掩找借口,结果把自己给坑了”之后,作者更回溯马化腾在今年两会上有关“开放网络建设”的提议:“这是直击底线的一着,但也给监管层出了难题。如果开放网络建设,整个国家的信息通信产业结构就可能受到冲击,国防、安全等领域也会面临更大风险,但如果不开放,移动互联网公司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越过运营商,以‘免费的午餐’一寸一寸摧毁运营商的防线。”

  七个问题之后的结论是“腾讯向运营商交费或许难以避免,差别只在于多少”、“微信基础的服务肯定还是会免费的”——对那3亿个护紧钱包站在腾讯身边的用户来说,后一条应该也就够了。

  或者就像虎嗅网今晨更新首页所言:某种意义上,这场从网络上开始的“收费讨论”,是各方把民意做为砝码的一场博弈。

  三、央视角色

  在这场误打误撞却又在所难免的微信之争中,央视曾经陪绑中枪。


微博截图

  4月5日午后,@央视新闻曾以惊叹语气高呼“德国的‘微信’软件是收费的!”:“与中国的智能手机用户使用 的‘微信’类似软件WhatsApp、Skype等,在德国的软件下载和基础发送文字、图片或声音消息都是免费的,但是部分运营商对于使用该类软件中的即时通话(类似‘微信’实时对讲、视频聊天)功能则采取了不同程度的收费套餐。”

  跟帖之中,类似“德国总理是人民自己选的,你咋不比呢”的反问自不待言,@雷克小流氓的出现才真是“打脸”。这个认证为“从北京徒步到乌鲁木齐的德国青年”的账号,当晚配发一幅自己手拿欧元硬币的图片,发帖如下:“亲,别问我德国whatsapp和skype收不收钱啊。据我所知,skype不收钱,除非你用它给网外的号码打电话(比如手机或座机)。whatsapp收钱。德国iphone用户下载app得先交89cent。就一次!下载完了之后,我再也没有交什么钱。至于89分是多少钱,你看我手中的硬币。1欧,比89分值11分。”

  这样的当头一棒,对那些认定央视居心叵测的人们来说,好比天降甘霖,当即热情转发以示真相。@李承鹏此前就已经讽刺过“他们一直有两件兵器:一叫国际惯例,一叫中国特色”,现在有了德国朋友的帮助,更可与@徐昕并肩高呼:“别掉进央视的坑里!”

  腾讯不方便吐的槽,自有网易兄弟两肋插刀。今以首页专题前来助阵时,引美国为证,强调“运营商敢对WhatsApp收费,除被监管部门审查外,还将遭遇集体诉讼”。

  想来,@央视新闻也明白,这些对自己的死掐中,有些应该就是自己死掐苹果之后遭受的“报应”。被指控“选择性报道”、“误导性报道”的这家喉舌电视台,或许也只能接受这种民情:虽然是自家记者摄录下河北沧县环保局党组书记邓连军用“水煮红小豆”来为当地红色井水辩解的过程,并最致导致对方去职,但反对者不会因此增加好感;虽然新闻1+1和面对面栏目接连访问浙江蒙冤叔侄,由其陈述遭逼供7天7夜的惨痛,但反对者更愿挂在嘴边的是7年前央视“浙江神探”系列报道之《无懈可击聂海芬》——总之,只有丢脸现丑之时,微博上才会响起“看,那是CCTV干的!”

  禽流感舆情中,这幕来自民间意见领袖一方的“选择性评论”再次上演。 “禽流感各国都有,时时也爆发,全球医界也没神药。可别人信息透明,这里却总辟谣+捂盖子。说实话这次透明度超过10年前非典,但仍不够,因面对重大疫情,你除了解决疫情本身还要缓解惶惶民心。这才是常态治国”——这是@李承鹏6日下午的前半句。后半句是:“呼吁去亚马逊看雨林的央视今晚多报道疫情。别老伸话筒问:你幸福吗。我只好答:我幸...存。”

  说起来,@央视新闻15分钟后也在转发浙江版中药防治H7N9方案时讽刺了“神药”板蓝根,凤凰网更是专门将此句摘出作为标题推荐在首页。但是,@李承鹏后半句的茬,只怕这个代表中央电视台新闻中心的官方账号无论如何都没法接下去。

  总不能公开批评即使是本台领导都没法决定的新闻联播吧。前一天晚上,这档中国最有风向标意义的电视节目播出14条内容,其中前7条是以习近平海南会见为主的领导人活动——内容列表此后被@我是西蒙周张贴示众,并加以愤怒斥责:面对今天央视新闻联播的菜单,官媒的冷漠扑面而来。前7条,作为媒体人予以理解,但8-10条,像喜迎佳节一样迎接和中国人毫不相干的亚马孙大潮,却令人冷到骨子里。试问央视,在你们的眼中,蔓延中国的疫情是否不存在?”

  的确,被央视当作年度大戏的亚马孙大潮和东非野生动物大迁徙报道,现在着实显得有些生不逢时,微博上对官方喉舌“选择性报道”的罪状又多了一条。那档引发怒火的新闻联播还在播送之时,@封新城就已爆出粗口:“你的长江飘着猪,你把镜头对准亚马逊;你的国人惶恐禽流感,你丫直播东非野生动物大迁徙。你特么到底是哪个鸟国的电视台?”

  亡羊补牢,还是清者自清?南美洲和非洲的野趣没有停止直播,H7N9此后也重回新闻联播,昨晚更是连发三条:《我国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增至20例?、《教育部要求学校做好传染病防控》、《活禽市场H7N9禽流感病毒检出率最高》。

  挑战民意,自有队友接力。针对禽流感免费救治问题,当成都商报、重庆时报、潇湘晨报、南方都市报这些市民报章今天异口同声地说着“何必锱铢必较”“帮他们,就是在帮我们每一个人”时,人民日报又冲进了互联网舆论的枪林弹雨中,只因《用制度整合,解患者之忧》中有下面一段话:“如果还要由公共财政专门列出一项基金,对该类疫情进行免费治疗,对于财力不高、尚处于发展中阶段的我国来说,负担未免过重。”

一个让你脸红的私密事,微信:nanshiface,脸红也加哦

每日谜题:断案如神包大人每日谜题:断案如神包大人

觉得还不够 到搞笑图片首页 zcqdl.com 看吧!!!

分享给好友:
你还可以这样阅读糗事
欢迎进入移动阅读时代
官方微信
  • 官方微信
  • 微信扫描二维码,
    获取更多糗事
打开微信扫描即可
微信账号:isaoniancom
得力于移动互联网与社交网络的迅速发展,我们提供几种阅读途径供您随时随地看搞笑图片
官方微博
  • 新浪微博:
  • 腾讯空间:
上一篇: 下一篇: 没有了
所有推荐均撷取自网友的智慧言辞,仅出于传递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站声音。(试试键盘左右键o(∩_∩)o )

搞笑图片分享

其它搞笑图片推荐

Top

推荐搞笑频道